敞亮的世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紫藤萝文摘网 时间:2017-10-16 17:06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钱    永    广

 
  父亲得了癌症,晚期。自从他住进医院后,我就成了那里的常客。
 
  那段日子,所有的放疗、化疗都用尽了,父亲的病情却一点都没有好转。每次疼痛发作,他总是咬紧牙关,哪怕身体痛得打颤,脸上冒汗,他也不呻吟一声。我说,爸,如果你感到疼,你就喊出来,这样也许会好受些。我每次这样和他说时,他总是轻轻地对我说:“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那样会影响别的病人,多不好!”
 
  父亲说的别的病人,指的是和父亲住在同一个病房里的一个年轻男孩。这个男孩刚17岁,患的是一种罕见的癌症,和父亲一样,已经救治无望。当父亲这样说时,我看到窗外的阳光,像天鹅绒一样,大片大片地落在那个男孩洁白的被单上。我一边轻柔地抚摩着父亲那双枯瘦的大手,一边听他唠叨着他走后的事,我的泪竟当着他的面潸然而下。
 
  一天,一个年轻的值班医生来到病房里,悄悄对我旁边男孩的父母说:“在医院的眼科病房里,有一个女孩急需换眼角膜。你们商量一下,如果你们的孩子走了,你们能否自愿捐献出孩子的眼角膜?”
 
  听说要捐献眼角膜,那位本在悲伤中的母亲,突然号啕大哭。她一边哭,一边推搡着医生,威胁说谁敢动她的儿子,她就要和谁拼命!
 
  看着被推搡的医生,我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嘀咕说:“如果你儿子治不好,把眼角膜捐给别人,让别人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这不是好事吗?”
 
  谁知,我刚说完,那位母亲突然就把矛头指向了我,大声吼道:“你想做好事,怎么不让你的父亲来捐?”对这母亲的反问,再看看奄奄一息的父亲,我哑口无言。
 
  已是深夜,守卫在男孩身边的母亲,还在小声地抽泣着。我伏在父亲的床头打盹。睡梦中,我隐约听到父亲在唤着我的小名,我一睁眼,听见父亲吃力地说:“三子,明天你和医生说说,看看我的眼角膜,能不能捐给那个孩子。”
 
  我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在我印象中,父亲可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最忌讳的就是带着残缺离开这个世界!可父亲说的话很干脆,男孩的父母都听见了。我张大嘴巴,惊愕地看着父亲。见我恍惚的样子,父亲盯着我看了半天,又用颤抖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对我说:“孩子,我还不想死,把我的眼角膜捐给别人吧,给他一双明亮的眼睛,这样,我还可以留下眼睛看世界!”
 
  不等父亲说完,我的眼泪汹涌了出来。我飞快打开房门,转身进了楼道里,伏在座椅上失声痛哭……
 
  第二天,那个男孩的母亲,终于含着泪水,在捐献儿子眼角膜的自愿书上签了字。医生说,我父亲的年纪过大了,不是很适合。
 
  后来,那个女孩终于顺利完成了眼角膜手术。当记者采访那个男孩的母亲时,她说,她是被我父亲说的话感动了。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样可以让她的儿子,留下眼睛看世界。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的遗产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