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甜的记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钱德明 时间:2013-12-03 23: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小时候,我真有口福,每年夏季都能吃到甘甜爽口的西瓜,这缘于我有一个擅长种瓜的爷爷。

爷爷种瓜远近闻名,从播种到收获,每个时期的技术要求他都能倒背如流。

西瓜成熟了,爷爷总是先挑几个色泽光亮,花纹清晰,头尾圆而不尖,屁股凹陷,一敲清脆作响的大瓜,送给左邻右舍和村里的长寿老人,笑呵呵地叫他们尝尝鲜,然后才喜滋滋地抱瓜回家。

中午吃瓜奶奶常把瓜切成三角形,那红色的瓜瓤,淌出的瓜汁和瓤中嵌着的粒粒黑籽,常引得我垂涎欲滴。我抓起瓜轻咬一口尖尖部分,含在嘴里,慢慢咽下。再吃就变得肆无忌惮了,瓜籽往地下吐,有时还往爷爷、奶奶身上吐。爷爷生气,母亲责备,可我充耳不闻。父亲在家的日子,我不敢这样,因为他会用“毛栗子”、“五指山”伺候我。当吃到接近瓜皮处,小脸就和瓜皮亲密接触,结果弄得满脸汁水,衣服上也斑斑驳驳。爷爷总在一旁摇着大蒲扇不停地叮嘱:慢慢吃,别咽着。奶奶会不时地提醒:吃干净点,别浪费,有时还用毛巾帮我擦脸。年幼的我并不领情,不是怪爷爷多事,就是嫌奶奶罗嗦,可又不好直说。于是瓜饱肚圆后干脆手一挥,身一转,用手胡乱地抹一下脸,再在身上擦几下就一走了之。瓜汁干了,脸上紧绷得难受,衣服上粘粘的,可心里却是甜甜的。

晚上吃瓜通常吃凉西瓜。每天中午母亲都会用网兜装上一、两个吊在井里,我和弟弟放学后,书包一放,第一件事便是一同努力从井里取出西瓜。瞪大眼睛看母亲先用瓜皮擦刀,后在绿白间还淌着清凉水珠的皮上轻轻一磕,清脆声中,瓜裂为两半,红瓤黑籽,凉爽之气扑面而来。抢块大的入口,满口清冽甘甜的汁水,不停地顺着嘴角往下流,狼吞虎咽,猛吃一阵,直到打起寒颤才肯罢休。

我为了抢着能比大人多吃几块,常常这边吃着,那边还用手护几块,还练就了吃瓜不吐籽的本领。吃完西瓜,奶奶总喜欢把瓜皮收集起来,洗净后腌渍,几天后,那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瓜皮便成了理想的下饭菜,咸湿中透着清凉。母亲将西瓜籽洗清,晒干,收藏,过节时炒熟,在那没多少零食吃的年代,这瓜籽成了我的最爱。

不是整个夏天都有西瓜吃,但吃瓜时口中那种甘甜的味道却始终充斥着我儿时的夏季。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老妈做版主 下一篇:母亲的爱好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