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的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紫藤萝文摘网 时间:2013-07-26 21:4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母亲70多岁了,退休在家喜欢写点东西。她喜欢把过去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下面这篇文章是她写的“二头的故事”第一部分

                                                                                           颤抖的手

  深冬的早晨,夹杂着灰尘的迷雾笼罩着大地,路边的枯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太阳懒洋洋地躲在地平线里迟迟不肯露面,天气阴暗湿冷。上早班和送孩子上学的人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口罩和围巾把头包裹得只露出两只眼睛,鼻孔里喷出来的热气在口罩边缘结成了一圈白色的冰花。
  棚舖区里有一个杂货店,老板是一个下岗工人,姓丁,四十多岁。他不到六点钟就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店里的大扫地风炉子生火。他先用炉钩子清理炉堂里的炉灰,灰尘立刻带着余温飘向小店的每一个角落。掏清炉灰以后,就把准备好的劈柴倒进散发着余热的炉堂里,然后把一根沾上机油的木棍点着火从炉底的通风孔插进炉膛,火苗立刻从炉口冒出,炉堂里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一股浓烟带着嗡嗡的响声从架在门框上的煙囱口喷出,炉堂里喷出的烟火立刻使屋里温暖起来。老丁把和上水的煤用铁锹锄进炉堂,湿煤迂到火苗发出嗞嗞的响声,烟筒口的浓烟立刻由白变黄,屋里屋外散发出一股煤焦油的气味。过一会儿炉口冒出火苗大了、他就把炉子里加满湿煤、在上边扎几个孔,然后把一个加满水的大铁壶坐在炉子上,这时房屋里的烟慢慢散了,也暖和起来,他把掏出的炉灰清理完,拍打几下身上的灰尘拿起扫帚就开始打扫屋里屋外的卫生。最后把货架和柜台擦干净,就到外边把门窗上的档板拿下来,准备迎接顾客。
  在里屋,老板娘穿好衣服一边往外屋走一边叫着儿子“宝貝儿,快起来吧,上学别迟到!"她儿子睡眼惺忪地抓起衣服穿好,从里屋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只见他妈妈把一袋纯牛奶倒入一个玻璃杯里,把杯子放入一个盛着开水的大茶缸里热着,顺手从货架上拿了一个港式面包、早餐就准备好了。儿子起来洗完脸,用胖呼呼的小手端着牛奶,另一支手拿着面包,坐在椅子上,一口面包一口奶地大口大口吃起来。
  老板夫妇中年得子,格外娇。他们把儿子保养得白白胖胖,细皮嫩肉地好像一碰就要流出汁来似的。他的脑袋长的比同龄的孩子大,头皮青青的还畄着胎毛,像小羊羔的皮毛似地打着卷儿,脑后边还留着个闫王爷找不着,麻花小辫有一尺来长,辫稍上还系着红头绳,向上翘着,人们都亲昵的叫他‘小尾巴’,他聪明好问,很是可爱。
  ‘小尾巴’吃的正香,只听门“吱”的一声响,他歪头一看,只见一个人用手托着棉门帘子,用屁股把门拱开,从门缝钻进来。他搓着手说:”真冷啊!”‘小尾巴’立刻和他打招呼:“二叔!你怎么来这么早哇。”那人笑着低声说:“你爸爸妈妈人缘好,见不着他们就想。我从被窝钻出来,没洗脸就来了。”老板娘一边做着营业的准备一边对小尾巴说:“儿子!快吃你的饭,别又迟到。”又转过脸来对来的人说;“他二叔真会拍马屁!”
  ‘二叔’迫不及待地走到啤酒箱子前,弯腰仔细地挑选了一瓶‘蓝贝啤酒’,站起来转身从柜台上拿起开瓶起子,只见他左手握紧啤酒瓶子,右手把开瓶起子对准瓶盖,头向左一歪,右肘向上一用力,噗地一声瓶盖打开了,啤酒喷了出来,他急忙把嘴对准瓶口,仰起头喝了一大口。“小尾巴”见此状大声说:“二叔!你开瓶盖时,手哆嗦什么呀?”来的人一听愣了一下,打趣地说:“这不是哆嗦,这叫颤抖! 可能是手累了吧!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小尾巴没有听懂,还想再问,老板对儿子说:“快吃你的吧,吃完快上学,别又迟到了!”说完从里屋拿出“小尾巴”的书包,开门走出门外。‘小尾巴’喝完最后一口奶,用袄袖子擦了一下嘴,跟着钻出门外,扑面的冷风使他打了个冷战,这时他爸爸已经把他家的小QQ卧车发动起来了,见他出来急忙打开车门,‘小尾巴’熟练地钻进汽车。老丁把车向前走一下,又向后倒一下,然后拐向街道上,一踩油门,车屁股后冒着烟向大马路驶去,转眼之间,一拐弯消失在视线之外。
  ‘小尾巴’叫‘二叔’的是这个棚舖区的下岗工人,因为他在家里排行老二,人们都叫他二头,快四十出头的人还没有成家,哥哥结婚另过了,只剩下他自己和七十多岁的母亲一起生活。他多次求职都因为腿有毛病被拒绝,成了“啃老族”,因为精神空虚,经常泡在小商店里喝酒消磨时光。时间长了人瘦了,背驼了,脸黄了,眼睛里充满血丝成了一对大水泡。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小商店里。店老板就让“小尾巴”管他叫“二叔”。
   二头坐在离炉子最近的一把带靠背的椅子上,咕咚咕咚地大口喝着啤酒,就像久旱的禾苗遇到了甘露,舒服极了;快烧红的炉子盖烤得他的脸上出现了红晕。他从口代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颗叼在嘴角,又从地上捡起一根冰棍儿筷子插入炉盖缝引出火把烟点着,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慢慢吐出一股白烟儿,脸上透露出无比的满足。他一口烟一口酒地享受着。老板娘像机器一般地忙录着,擦完冰箱冰柜整理货物,又开始扫地拖地,二头看到自己坐在那里影响干活,就站起来躲在一边,但是烟酒总没有离口,等老板娘忙完歇下来洗脸吃东西,他又坐回原地,继续抽烟,喝酒......
  早晨八点多,太阳才懒洋洋地从云雾缝爬了出来,过一会雾气散了,阳光穿透门窗的玻璃射入屋里给小商店里增加了生气。店外的街道上也活耀起来了。门外一阵突突的摩托声过后,老马师傅提着崭新的蓝色头盔进来了,进屋就操着河南口音大声说:“还是屋里温暖呀!”,见到二头坐在炉边抽烟喝酒,拍一下他的肩膀笑着说;“你小子真有福气,简直过的是神仙的日子!”二头争辩着“我也想上班儿,你能给我找到工作呀!”老板娘热情地问老马“今天上几点?”老马说“我上后夜,刚下班。”说着拉一把椅子在炉边坐下。
  三十多岁的老马是河南人,身高一米七多,不胖不瘦,标准的河南口音,说话就露出两棵带金属边儿的假牙,来这里打工六年多了,下过小煤窑,在小瓷厂当过看火工,现在是这里的一个小炼铁厂的炉前工。他有一个和睦家庭,住在棚舖区的两间出租房里,妻子在小瓷厂打工,女儿在这里的小学上五年级。他生活简朴,不沾烟酒,很少花零钱,每月开支第一件事是就是给在老家的父母寄钱,最近还买了一辆能驮一家三口的大摩托车。他到小卖店来,一是购买生活用品,再有就是和大家在这里谈天说地,打发业余的时间。每次来,他都拉一把椅子坐在不太显眼的地方,从小提袋里拿出一个用水果罐头改造的饮水杯和一小塑料袋从小卖店买的白沙糖,打开杯盖儿,放一些糖,从柜台上的暖水瓶倒上多半杯水,然后就回到坐位上,一边和大家聊天一边喝水。老马人厚道又勤俭,经常帮助小卖店干杂活,成了这里的常客,铁哥们。
  老板娘见老马脸红红的,就开玩笑地说:“今天老马怎么成了红脸关公了?”老马说:”今天夜班看火时被喷出的火苗子燎了一下,连眉毛都烧卷了,幸亏没烧着眼睛,那样我可看不见漂亮的嫂子你了。”大家听了一阵大笑。老板娘问:“你这样给他们卖命,上次给你开了多少钱。”老马想了一下说:“各种都算上有两千四五吧。”老板娘说:“那可真不少。”老马说:“给这些干吧钱,厂里就别的什么福利都没有了。另外,我们厂因为污染严重,来检查的就得停炉,再开炉就得等老板活动好了。我们的收入是没有保证的。”
   二头边喝边抽,听老板娘和老马的谈话,觉得人家老马年龄比自己小,又是外乡人,混得比自己好得多,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过一会儿又进来一位白发老太太,她也是小卖店的常客,大家都叫她宋婶。她人高高大大,说话高声大气,一进屋也是那句话“还是屋里暖和呀!”老板娘迎上前问:“今天你老买点什么?”“两包鸡蛋挂面”,边说边递给老板娘一张十元的人民币,老板娘转身从货架上拿了挂面,摆在柜台上,然后,拿着找回的钱走到柜台外边给宋婶儿,还拉了一把椅子扶她坐下,热情地说:“做午饭还早呢,您先坐这暖和暖和。”宋婶坐下,看了二头一眼,不客气地说:“你这兔崽子在这里又抽又喝又暖和,真会享福,你总在这里泡,怎么不去上班?你不去自己找食吃,总让那你七十多的老妈养活着吗!”二头低着头小声说:“我也想上班找不到合适的。”宋婶语重心长地说:“你不好好的干,对得起你妈吗?,你应该知道,你爸爸在矿上牺牲时,你才八个月,矿上为了照顾你妈,给了她一个工作。当时我们在同一个车间,她每个月领三十六元工资,拉扯着你们哥两个,生活非常困难,大家都劝她再找个老伴儿,她怕你们受气,硬挺着拉扯着你们过。当时班上在干活上尽量照顾她,我们姐妹们带来的好吃的,都叫她给你们吃。当时你们哥两个也都讨人喜欢,谁给东西吃都知道说谢谢,现在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二头听宋婶讲着,把脸背过去,直擦眼泪,手把着酒瓶子低头呆呆地坐着。宋婶见她的话起了作用就问他:“前年你在派出所帮忙时,穿着警装挺精神的,后来怎么不干了呢?”二头一听宋婶提起这件事,精神劲来了,他放下酒瓶子,扔掉了烟头,挺起腰板儿清清嗓子向在座的讲起他那段终生难忘历史。
  在他下岗不久,派出所从街道招收“协警”,就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临时工作人员,当时他身体不是现在这样,是主要的招收对象。经过街道办推荐,派出所审查和面视,他被选中了。他穿上了不戴标志的警装每天从家门出入,吸引很多羡慕的目光,有一种出人头地的感觉,他妈妈很高兴。他每天早起晚归,有特别任务时几天不能回家,因为积极肯干,受到领导的肯定。一天夜里巡逻时,他们发现一个可疑的人影,就隐蔽起来监视,过一会儿见黑影攀着一楼的窗户防盗网爬到二楼一家没有防盗网的窗下,想撬开窗户入户盗窃。领队一声令下,大家立刻出动,盗窃份子跳下来想逃跑,正和冲在前边的他闯了个满怀被他抱住,大家一涌而上把他逮住,带到派出所。他们还受到通报表扬。
  二头讲完以后,有人还有点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当时的他。宋婶对大家说:“这是真的,当时他确实在我们街道风光得很。”屋里安静下来。宋婶站起来,从柜台上拿起挂面说:“你们呆着,我还有事先走了。”临出门又回头对二头说:“老二,你应该想想过去,不能这样。”老马也站起来了,他拍了拍二头的肩膀,转身对老板娘说:“我也该回家休息了,下午见。”转身拿起头盔出去了。
  小卖店开始热闹起来,老板娘忙着做生意,二头低头坐在炉边,思绪万千,五味俱全......
  门外响起汽车喇叭声,老板娘知道老丁回来了,他们夜里商量好,送孩子以后顺便进一些货。赶紧出去搬东西,二头也站起来出去邦忙。搬完东西,老板娘问老丁:“咱们吃点什么?”老丁说:“我吃过了,你随便吧。”老板娘倒了一杯开水,从货架上拿了一个面包,一对一口的吃起来边吃边问:“老二你在派出所干的好好的,这么不干了?”她这一问就勾起了二头对往事的回忆。他初中毕业就到街道的陶瓷厂上班,天天和泥水打交道,厂里条件简陋,自己又没有保护意识,有时就光着脚在冰凉的泥水里干活,时间长了就得了风湿病,天冷了着点凉就腿疼,当时也没有当回事,后来越犯越重,经常影响干活。那一年“减人增效”第一批就下岗了。以后做过小买卖,打过零工......后来到派出所当协警,他简直感觉自己到了天堂了。可是好景不长,当年冬天他的风湿病严重了就住进了医院,后来就时好时坏,成了半残废......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亲情三篇 下一篇:我和爷爷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