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静谧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董 茂 慧 时间:2015-02-28 18:2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一个假日,和几个摄友同行,随性而行,转入乡间泥路,颠簸半个小时后来到温屋岭——长汀铁长乡辖下的一个自然村。没有交会车,没有路人,车子静悄悄地停在原村部小学的坪前。
  
  午后的冬日把几缕阳光撒成错落的光影,懒散地在泥墙上斑驳。一个老人端着碗坐在墙角边晒太阳。见到陌生人,老人有些许不自在,端着只有几根腌豆角的饭进了屋。剩下阳光依旧金黄地照耀着墙角和小巷,寂静安详。村部小学已经荒废,教室门口及小小运动场上堆满柴火,散发着淡淡的木材芳香。
  
  沿着青石块铺成的小路,边聊边行。没有什么新建筑,泥瓦房顺着山势,在小路两旁错落有致地林立着。走了长长的一段路,没有遇到人,只隐约听到远远传来狗叫声,古旧木门紧闭,没有晾晒的衣服,没有成群的鸡鸭。清晰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传出很远。朋友调侃“幸亏是大中午,这要是晚上还以为拍《聊斋》呢!”一汪清泉沿着引水的竹筒哗哗而下,天然形成的小水坑边上放着两个碗,既方便了砍柴路过的乡邻使用,更告诉路人们,这水是可以放心饮用的。捧把水洗脸,沁骨的清凉和舒爽,带着些许泥土的腥味。
  
  伴着拐杖“笃笃”的声音,一位老婆婆颤颤巍巍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你们来找谁啊?”“老婆婆我们不找人,就是进来随便走走的!”“哦,来玩的啊!我都很久没有看到外人来了呢!”老婆婆把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摊开,“吃点金橘吧!我刚刚才摘的,很甜!”我们每人抓了一把。“唉,我都九十多岁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果树没有人管,摘了也没办法送进城里卖,也值两块钱一斤呢。你们多吃点,不然都烂在山上……年轻人都出去了,要过年才能回来呢。”她不停地絮叨着,金橘非常甜,却有一种苦涩在我们舌尖弥漫。
  
  谢过老婆婆,我们继续前进。走出好远,回头,老婆婆依然拄着拐杖站在那儿,霜白的头发在山风的抚摸中飘动。有些凄凄然的我们不再谈笑。突然两只狗蹿出来与我们对峙,后面跟着一对腰间别着柴刀的中年夫妇。男子看着我们手中拿着相机,笑着说:“你们城里人好清闲哦,这里破破烂烂的有什么好拍,怎么不去北京上海拍啊?”不等我们回答,便匆匆地与我们擦肩,女人羞涩地朝我们一笑紧随而去,两只狗撒着欢儿地飞快地超过主人,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
  
  村子不小,我们在冬日走出了一头细密的汗珠。却没有印象中鸡犬相闻,田间辛勤劳作的乡村情景,只有一扇扇紧锁的大门等候着我们,如同一幅田园风光画挂在那儿,美亦美矣,却失落了生机。
  
  老婆婆还站在那儿看着进村的路口吗?风大天寒,回去吧!快了,快过年了,年轻人都快回来了……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