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毛光武 时间:2013-11-21 13:3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感恩亲情

外婆连同被子一起掉床底了。妈正在一旁揉面团,听房间有动静,赶忙和爸一起去扶,可外婆神志已经不大清楚了,全身骨头跟散了架似的。

  等我知道时,外婆已经被舅舅接回家去了。我赶到舅舅家,大姨早也闻讯赶来了,见了我直摇头,哭着说这回外婆可能真的熬不过去了。我来到外婆床头,老人正合着眼,仰面躺在床上。我坐在床沿端详着昏睡中的外婆,耳边传来阵阵微弱的鼻息声。         

  记得当年,外婆是那么健硕,可眼前这位老人却瘦得只剩一张皮了。我轻轻抚摸着外婆的脸颊,原本那深壑般的皱纹因皮肤的松弛而变得光滑了许多,两瓣耷拉着的眼皮好似暴雨前的乌云,那半颗仅剩的牙齿矗立在外婆的口中,异常醒目,像是为自己能一直陪老人到最后而自豪。

  外婆的母亲是衢州城里的孔家小姐,父亲是一位军官,她是他们的独生女,儿时的外婆是位不折不扣的大小姐。日本鬼子犯衢后,外婆家破人亡,独自一人逃到五十都,嫁给了地方上出名的老实人——我外公。原本家里男人老实,总要被人欺负,可我这个自小读书识字的外婆却把家打点得妥妥当当的。全村人都羡慕我那目不识丁的外公,说他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娶到这么漂亮能干的老婆。自此外公那颗总喜欢在人前耷拉着的脑袋也算抬高了不少。

  母亲生我的时候,已经和奶奶闹翻了,外婆不顾舅母反对毅然撇下我的三个表姐、表哥,来到我家,帮她的女儿打点一切。等我长到能走路的时候,爸妈又把我扔给了外婆,外出打工去了。

  都说留守儿童可怜,可我的童年,却因为有了外婆的陪伴而特别精彩。

  夏天,在树丛里捉知了,在柳树枝头觅青虫,在河道口摸螃蟹,在溪水中戏水打仗,傍晚时分,总有外婆的一声声呼唤催我回家。外婆会用她独特的厨艺将螃蟹、知了做成美食。等我吃圆了小肚子后,外婆又找来一根细线,让我拉着青虫的脚,好让她将打好结的线套进去,当时的外婆眼睛已经花了,我又性子急躁,不知道经过多少次的努力,祖孙俩才将那只顽固的青虫制服。线绑好后,外婆手一松,青虫就开始疯也似的飞起来。

  “飞咯!飞咯” 我跟着青虫不停地狂奔。多少个晚上,我梦见自己和青虫并排飞翔,在树枝上,在草丛中,在百花间。这都是外婆给我的梦呀!

  冬天到了,昆虫们都躲藏到人们找不到的地方去了,我也躲进了外婆的房间里。外婆房里的每件器物,都成了我的玩具,剪刀、瓶盖、纸板、板凳……我变着花样摆弄着,累了、无趣了就干脆趴在桌子上,对着镜子发呆。外婆忙完家务,把我领到厅堂,手里拿着刚才被我当做武器的剪刀,又把很多张过节时没用完的红纸摆在我面前。外婆把红纸剪成几小块,便开始折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外婆就像变戏法一样,把那一张纸折成了一个低着头,驼着背,弓着腰,弯着腿的小矮人。

  太神奇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外婆的手竟然有这种魔力!我又让外婆重新做一次给我看,这次外婆做得很慢,跟我讲得也很细,可惜我总是学不会,我认为这样精巧的小矮人,天底下应该只有我外婆才能做出来吧……

  这样神奇的外婆,如今跌了一跤,却像一棵倒下的老树,再也站不起来了。

  泪眼朦胧中,外婆终于苏醒了,半睁着的眼皮下弥漫着一束暗淡的光芒。我将身子倾向外婆,揉揉她的眼皮,轻轻唤了声“外婆”。老人很快辨认出我的声音,吃力而含糊地应了声“哎”,接着竟唤我大姨:“小莲,去给光武烧点好菜吃。”

  “我是松莲,不是小莲。”大姨应她。

  可外婆还是反复说:“小莲,去给光武烧点好菜吃。”大姨最后只好点头应她:“好的,娘,我马上去烧。”

  外婆疼爱我一辈子,表姐弟们都说她对我偏心,我也承认,自小被外婆带大的我,在她那得到的爱,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弥留之际,依然关心着我这个外孙,外婆的这份恩情我该怎么去报答呀?

请点击更多的感恩亲情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手 美文 下一篇:放不下的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感恩亲情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