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叶儿春天花样红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江伟民 时间:2013-12-03 03:0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美文

“近乡情更怯。”一位先贤离家很久后,在回到家乡的途中说道。现在,把这句诗用在我的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 

  这是一个星期一的上午,我急匆匆地踏上了回家的挂机船。昨日弟弟在电话中告诉我母亲的眩晕病又犯了。一个月前,母亲就发作过一次。在谈到病症时,母亲说,“一犯病,整间房子颠倒过来,要马上躺下,还要你父亲用力使劲地按着双肩才行。”我知道母亲一旦生病,病情就厉害得让人心惊。做医生的弟弟也时常不知所措,只能一个劲儿抹眼泪。可每次,母亲都会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有惊无险。每次我都会紧握着母亲那双布满青筋和老茧的手说,把地让给别人种吧,您已经不能再劳累了。母亲也似乎用同一种语句回答我,做农的人,不做不行啊。你们都下岗了,若竹(我女儿)还在读小学,负担重着呢。我能做还是做点吧。我和妻都是工厂的下岗职工,加上这些年来我一直还没找到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事情,更让母亲牵肠挂肚。我说,路是人走出来的,您的儿子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还怕会饿着?母亲不再和我辩,只是照样地一年四季忙碌着:摘茶、养蚕、种豆、锄地——按她自己说的,土地最不会骗人了,刨刨总有吃的。 

  坐在轰轰作响的船上,新安江水碧波荡漾,一厢情愿的鹭鸶尽情地跳着各式各样的舞步,春日白晃晃的太阳撩得人昏昏欲睡,而我却始终没有兴致。它们的美在我眼里变得拙劣起来。其实,我真想让一些事儿来分散我的忧郁。我开始回想小儿时节让我垂涎的紫黑甜润的桑椹,回想留下过童年时光的阡陌小路,回想让我在夏日里尽情扎猛子的溪涧流泉……只是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我忽然听到了母亲的呼喊,循着声音还有垂直的乳白色的炊烟……我心头一热,我开始叫喊——母亲! 

  “母亲,母亲!”我握着打着点滴的母亲干瘪的双手。 

  母亲似乎感受到了儿子手心的温度,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我看到她笑了。母亲笑起来还是那样的美。 

  这一次,母亲又奇迹般挺了过来。我到家的几个小时里,母亲就能坐在坦上来享受阳光了。阳光热烈了很多。 

  我详细地端详着坐在身边的母亲。我发现母亲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脸上布满了皱纹。这让我吃了一惊。母亲!您才55岁啊,怎么过早地写着沧桑?心瞬间疼了,为了母亲的白发;心刹那间碎了,为自己的粗心。 

  到了下午,母亲提出要我和她一起去锄一片茶棵地。“好几天没去了。一天不去,我的心就不踏实呵。”弟弟立马反对,我使了眼色制止了。挽着母亲的手,我和我的母亲出发了。 

  “民儿,你要学会种地。你学会了种地,我就不担心了。”我使劲点了点头,眼睛却潮湿了。我歪过头,擦了一把。“民儿啊,长这么大,你都很少下地,恐怕连自家的地都不知在哪儿哩。今天,我带你去认认它们。泥土不知骗人也不知害人,只要你付出了,它就会回报。”“好啊。”我听到了自己无声的哽咽。 

  许是母亲体力恢复有限,许是她真想欣赏一下春日江南的美景,母亲坐下了,在地头一块不大却十分洁净的石头上。我偎依在母亲身旁。 

  一阵风吹过,漫山遍野的枫林飒飒作响。伴着响声,一片红艳艳的叶儿飘荡下来,恬静优美。经霜的枫叶静静躺在母亲刚翻出土香的泥中。 

  “有一种叶儿春天花样红。”我对母亲说道。 

  母亲笑了,满脸的皱纹映着冬日,通红通红,花样美丽。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美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美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