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涨的物价,刺伤了谁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章 中 林 时间:2015-02-06 11:4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早上,阳光很好。难得周末,我就到常去的面摊吃早点。
  
  “面三块一碗啊。”老板笑呵呵地对着我说。
  
  “涨了一块呀。”旁边有人咕噜。“本来打算年底不涨价的。可是你不知道,昨天送面粉的又涨了五块。”老板一脸歉意。
  
  “也是。什么没涨啊,肉卖到十五,连普通的苹果,也从两块蹿到三块五。”旁边的一个洼脸应和着。
  
  “包子五毛,锅贴饺也要两毛啦。”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愤愤不平。
  
  “也是,我们生活的周围,还有什么没有涨价呢。房价敏感吧,政策调控还乘着风涨到了一个平方四千三。像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恐怕只有望房兴叹的份了。”我慨叹。
  
  “你们老师好哇,不是说要加工资吗?平均两百呢?”老板羡慕地念叨。
  
  “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加下来呢?加的始终赶不上涨的。”
  
  “那总还有个盼头,”一个皮肤黝黑农民模样的人应道,“化肥、农药可着劲地往上涨。明年只有撂荒了,庄稼种不起。”
  
  “今年棉花七块三,你们种庄稼还不稳赚。哪像我们,棉纱进价就涨了五成,开一次机就赔一次。”一个夹着包,腆着肚子的人苦笑着,走进太阳伞底下。
  
  “棉花早降了,只有五块多。”农民模样的人轻轻叹口气,“政府一出面,两天不到捋到了底。对棉价可是又是报道,又是调查。但除了控制棉价,也没有听到别的什么声音。”
  
  是啊,母亲在家种着几亩地的棉花。看着棉花一路上扬,母亲总是惜售。那天,新闻里播出对棉价要控制。我就感到棉花要降价,急忙打了一个电话给母亲。不知道母亲的棉花卖了没有?
  
  回到家,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母亲沉默了许久,说没有卖。我的心头一沉。母亲长叹一声,幽幽地说,只有等等了,但愿能卖到一个好价钱。也只有等了,我的心一阵揪心的痛。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