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独钓.寒江雪 时间:2014-07-03 20:1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文:项东]

   妈,您还好吗?

   昨天的凌晨二点,我们起来了,二点半,我们到了华宝,复了山。 赶回唐镇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多。他们去过早,我回家休息到七点,您一定晓得,我是疲惫的,我听老人们说,在烧五七以前,我们做的什么,您都晓得,我但愿,也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

   在您离开我们的四天里,我休息了一晚,有三个晚上,我是守护着您的。我没有一丝睡意,我只是想陪着您,以此来弥补我对您的欠!周一的早上,我明白,我是要上班了。我从三中,步行去学校,在路边,我想过早,进去的时候,我付了11元,这时候,有个女人,踩了我的脚,我没做声,她也没反应。这对我所谓,何必去介意呢?我压根都没心思想这些。

   妈,这几天,我分不清楚我是哪个,我自己感觉我精神恍惚着,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事,说什么话,我只是想找个安静地角落,静静地想着您!

   下午,我给哥哥发了信息——“妈火化了,是我最揪心的事,我一直开心不起来,本来,是可以找关系的。妈也对我说过,她不想火化。妈会怪我吗?”妈,哥哥是这样回复我的——“别在意!妈是不会怪你的!”我便没再给哥哥发信息了,我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发着呆。在送您去火化的时候,他们把您从棺材抬出来的时候,我和姐姐泪如雨下!姐姐冲起来,去看了您!马上有人制止了她!我拼命地呼唤着您——“妈!妈!儿子对不起你!儿子对不起您! 您别怪我!”他们扶我起来的时候,我仰望着这火葬场高而令人诅咒的烟囱——冒起阵阵的烟,飘向这蓝天与白云之间!我不愿低头!我久久地仰望!

   妈,昨天晚上,我和您的儿媳妇去一中接您的孙女,在车上,我对她说——“真可怜!你与我,都没了妈!”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您知道吗?我多想哭,而您的儿媳妇,真的哭了!在岳母去世的时候,我在你的床前,告诉了您这个消息,你对我说:“兰冰姥姥好可怜!”

   妈,昨晚,我去看爸爸,我知道,最难受的人是他。我从没见过他流泪,我以为他是这世界是坚强,最冰冷,最无情的男人!可是,在你离开的那天,他哭了好多回!他对我们,也对别人说:“我没别的要求,只是想我回家的时候,有人喊我一声‘老项’,有人与我说说话。”我进入了您住过的房间,我依旧呼唤着您——妈!这如同我每次去看您一个样!可是,妈,物是人非!睹物思人!给您买的轮椅,给您买的药,都在,就是没了您!您的儿子泪如泉涌!妈,您告诉我,我的心,为什么是如此地痛!

   今晚,散了会,我买了些菜,我计划吃饭,回到办公室,写些东西,因为,我压抑,我心里堵塞得慌!我刚刚吃饭的时候,爸爸来了,我要他留下来吃,又要您的儿媳妇炒了个菜,我陪他喝酒,我对他说:“以后晚上你就到我这儿来吃饭。“他说:“何必呢!”我不知道我应该是和他说什么!饭后,我送他回家,离开的时候,他站在大门口,看着我开车,很远的时候,我从反光镜中看,他依旧站在那儿,妈,以前,您知道的,他是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只到我们从彼此的视线中消失!可是,妈,泪水,再次地模糊了我的视线……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