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翁 宪 山 时间:2014-12-18 21:5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头一次见到太阳花是在一九七三年暑期。
  
  那时我单身一人在外县教书,逢假期才回老家与家人团聚。这一次我也回来了。回家的第二天早上大约八时左右,忽听得我那宝贝男孩在庭院里高呼:“啊——我的花开了!”
  
  哇——好美的小花!
  
  在庭院大门右边的矮墙顶上,自左至右,挨个儿摆着一个破旧的小土钵,一个断了柄的小陶锅,一个缺了口的白瓷大公碗,里头都种着同一种草,开着胭脂红色的花儿,在高出墙头的白花花的太阳光的照耀下,叶色花容,鲜鲜活活,艳丽极了!怪不得孩子们这么神魂颠倒!
  
  太阳花——好帅的名字!
  
  我踱步到墙根下仔细地观赏。这太阳花其实是一种爬蔓草,和通常在坡地和高田里所见的酸味草相似。
  
  只可惜这些花献艳于这间老屋墙头连三个月部没到。是由于入秋后打了一场大台风,把孩子们的心爱之花全给毁了,连“盆”也全都被扫下来砸成碎片。此后,一是由于再也找不到栽花的“盆”;二是由于那个时期不兴种花造美这种风气,妻甚至担心会因此而惹麻烦——担心被说成迷恋花草,宣扬小资产阶级情调,而挨批挨斗,也就劝孩子们不要再种了。
  
  改革开放以后,种草植花美化环境成了人们的一种时髦追求。我和弟弟合资在老屋北边建了一座土木结构四合院,由他一家人住管。他在庭院里种果栽花可真花了些功夫。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摆着十来个别致的正式花盆,分别栽有三角梅、刺梅、水仙、君子兰、月季、菊花等。
  
  使我那几个小孩不太满意的是,栽其他的花用的都是真花盆,唯独栽太阳花的是一个报废了的黄色搪瓷大饭盆,太不公平。
  
  今年暑期,有机会到琼海市加积镇一逛,徜佯至一条新开的繁华大街——爱华东路,一睹街景,眼界大开。十来个大花池,顺着街心,一个个成一线竖排开去,排列着被修整成球状的花丛——或三角梅,或九里香,或万年青;而铺底衬托的是一式爬蔓花,这花,好面熟,啊——太阳花!正是早上八九点钟的时候,艳阳下,朵朵花儿盛开。啊,这小不点花好帅,竟跃进了大花池,而且是好长好长的一列巨大花池;竟跃上了大街面,而且是好长好长的现代式大街面!
  
  我下意识地挨着花池的边,反复地欣赏着一个个池中密布着的艳丽的花朵。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情萦西岛 下一篇:壁虎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