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品炒面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段 存 章 时间:2014-12-22 20:04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时下,礼品来来往往。想不到我们家乡一日三餐离不开的炒面,如今也成了礼品。
  
  “咱吃些稀罕饭喔!”星期天早上,妻取出从老家带来的一袋炒面,汉熬了一锅黄豆、南瓜、小米稀饭,随后打开录音机听听《左权小花戏》,好亲切,有滋有味。她说:当下城里找不到炒面,是亲戚从乡下费劲给找的。我记得前几年一位朋友去左权出差,县里给我捎来一份礼品,打开看,原来是多年不见的炒面。
  
  我是吃炒面长大的。小时候,妈妈一匙一匙喂我炒面糊糊。吃多了,咽下了,妈妈无法给换花样吃。她把空鸡蛋壳里装上炒面,放在微微火焰的煤炉上闷,冒上了泡,滴一点香油,再加一点盐。炒面格外香,我一口接一口抢着吃。我背书包上学时,最爱吃柿拌炒面。冬日,把熟透的冻柿子放在火盆下暖热,用筷砸烂,拌上炒面,吃起来既香又甜。后来我背着炒面袋去上高小,因家无隔夜粮,炒面断了顿,供不起学,返乡种庄稼,生产炒面的原料(玉菱)。不几年,我成了后生,端起彭城大碗坐街吃炒面。有次乡亲们比赛,看谁吃的多,我一碗吃了九两(十六两为一片),超过了村上的“大肚汉”。
  
  炒面是用碾一圈一圈磨出来的。制作工序分三道:炒、磨、筛,每年过罢正月十五,家家户户动手炒玉菱。一口大铁锅,锅里放细沙。一人当“火头军”,一个任总指挥(搅拌),两人协同作战。火既不能大,又不能少,搅拌既不能重,又不能轻,既不能炒得笑了(爆花多),又不能炒得哭(焦),热“度”掌握好,炒得皮黄肉熟,磨成炒面吃着甜。炒好的玉菱用石碾或石磨加工,套上小毛驴,捂住眼,架起顶咀棍(防偷吃),一圈一圈不停地拉起来。驴累了,换上人。我最怕推碾拉磨,转不上几圈就呕心想吐,总是父母心疼地把我换下。磨下来的渣,用箩筛,箩的网眼既不能粗,又不能细,粗了吃着糠,细了吃着腻,不粗不细口感好。每次磨收尾,剩下的玉菱渣(精品),金黄金黄,用它做成闷饭,吃起来香喷喷的,比小米、大米饭还好吃哩!
  
  炒面是辽州人灾荒年的“救命粮”。奶奶回忆说,光绪三年遭到大旱,人把树皮都吃光了,最后把盖在房上的谷草磨成“草面”来充饥。没料到,纤维刺在胃上,凡吃“草面”的人家都没留下条活命。我从小就记住奶奶的一句话:饿死也不要吃草面”。我父亲九岁上给地主放羊遇上了灾荒年,天天吃香梨炒面(野果),耐饥难消化,大便不下来,那时又没吃药打针的条件,只能用疼痛难忍的土办法。我青少年时期也遇过荒年灾月,吃过荆条籽磨的炒面,吃过柿子掺谷糠磨的炒面。糠炒面伴我下河刨药材,糠炒面伴我上山忙打柴,糠炒面伴我出门去驮煤,糠炒面伴我度日度月度春秋!难忘全民大办食堂那年,我下乡安排群众生活,掏自己粮票到粮食局门市部换下二斤炒面。深夜开罢会,饥肠辘辘,又是炒面救了我的驾!
  
  在我的家乡,有炒面吃,说是好年景,就是上等户,就是好日月,甚至闰女找婆家先要看看有几瓮炒面。县城机关食堂,天天离不开炒面;粮食局买粮按比例领炒面;招待所就餐也登记炒面。有一次,外地一位客人到左权出差,住招待所。他问服务员:“晚上吃啥?”“炒面。”他暗暗喜欢,这里生活不赖呀!服务员问:“吃多少?”他说“半斤”。开饭了,没想到一大碗炒面端在面前,他不知该怎么下口。先是干吃,很快变成了白胡老汉。接着用水拌,水多成了稀糊糊,又难咽。难怪人们说“到左权出差要先过吃炒面关!”
  
  想不到近十几年,家乡餐桌的炒面悄悄走了,县领导也没有号召群众“不吃炒面”,只是“大包干”责任制落实以后,农民种麦多了,产量高了。清漳河沿岸一片片的稻田扩大后,五八年修的石匣水库里蓄的几亿立方水全用上了。市场开放后,以黑(煤)换白的路子通了,娘子关外的大米、白面源源流进了太行山。许多人家天天有太米、白面吃,慢慢就冷落了家常饭——炒面。祖祖辈辈“生就吃炒面命”的山里人,如今相隔时间长了不吃炒面,就说:“咱吃些稀罕饭喔!”于是,东找西借,求得一碗半碗炒面来改善生活。这大多是老年人的心情,年轻人却摇头说:“让我吃炒面,怎也咽不下了!”我并不至于吃炒面去进行“忆苦思甜”教育,而是“尝尝稀罕”,不要忘记过去,永远记住这来之不易的礼品炒面。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亲历漂流 下一篇:探家随想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