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麻雀的家园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李 晓 波 时间:2015-01-11 01:0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小城的七月,温度虽然不是很高,可整天闷在水泥砖块编织的“鸟笼”似的房子里,让人烦燥不安。住在顶楼的我,更是让躁热折磨得苦不堪言,只好扒在窗前让风吹走心中的不快。
  
  站在窗前,这时最让人羡慕的地方就是路边的树下。树上不时跳跃着一群群麻雀,看着它们在高楼间穿梭,心里感叹,这些大自然的小精灵们,为冷冰冰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带来无限生机。正在我充满遐想时,一个声音突然说:晚上它们住哪儿呀?不知什么时候,女儿已站在了我的旁边,正用手指着鸟儿问我。
  
  女儿的问题我一时答不上来。在我儿时的记忆里,麻雀的家和村里的房子是分不开的,村里房子的墙大多是用泥土垒成,在这过程中,墙上留下了不少拳头大小的“墙眼”,这是冲墙时支撑墙板的木杆留下的洞,这些“墙眼”就成了麻雀的“家”。当然,在这里是不可能有“墙眼”可供它们居住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些穿行于高楼间的麻雀住在哪里。只好抱歉地说,我也不知道,有时间我们去找找看。
  
  于是,某日的晚饭后,带着女儿离开家,出去寻找麻雀的家园,更重要的是,想去寻找一片清凉。
  
  太阳即将下山,但它把今日的最后一丝光亮投射到地面时,还是让人有些受不了,我们把自己放进路边建筑物的阴影中,才稍微感到一丝凉意。无独有偶,一群麻雀也似乎和我们一样正追逐着这一抹阴凉。
  
  平时没怎么注意,这里的麻雀还真不少,七八只一群,十几只一群,熟练地穿行高楼间。细细观察,它们大都往一个方向飞,看准了它们飞落的方向,我们便跟了去。小城并不大,在七拐八弯绕过几栋楼之后,我们进了一个小院。不大的院子里,两棵小叶榕手牵手立在院中,四周被一米多高的杜鹃围着,是一个休闲的好所在。
  
  比起我见过的榕树来,这两棵实在不算大,也就三层楼房那么高,一抱围粗。太阳把自己的最后一分光散散的洒在树上,光线被晃动的树叶反射过来很刺眼。麻雀们三五成群在树顶盘旋,寻找着自己歇脚的地方。
  
  它们或高或低的飞着,对这里一点都不陌生。开始时,来的鸟儿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在四周的房顶和树梢之间来回巡视,刚停一会儿就起飞了。慢慢的,越聚越多,四周小楼上全都停满了,一排排,一队队,很是整齐。它们歪着头互相看着,一会儿又飞向树梢。这时,空中、树梢、房顶全是麻雀,少说也有上万只。嘴里喳喳喳喳叫个不停,叫声连成一片,有排山倒海之势,又很纯,更像高山里的溪流,沉而脆,连绵不绝。时不时忽地飞一圈,声音高了起来,如小溪遇到了高坎,哗的一声过后,又恢复了原来的节奏。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鸟儿们先后找到了自己的“地盘”落了下去,随着鸟儿的增多,树梢的枝条慢慢往下弯,正如秋天里被压弯腰的稻穗,只不过穗上结的不是谷粒,而是喳喳叫的麻雀。夕阳的余辉里,麻雀们也成了金黄。看得我们父女俩都呆了,半天没说话。
  
  在这遍地高楼的小城里,还有长势如此好的两棵树,不得不佩服小院主人的耐心。榕树下围了花坛,花坛中栽满了杜鹃,中央还有石桌凳,地上的鸟粪被打扫得很干净,看得出他们对这里鸟儿很是爱护。小院里有两栋楼,一栋是办公楼,另一栋是住宿楼,很显然这是某个单位的办公场所,只是刚才进门时没注意,出门时我特意看了一眼:漾濞县审计局,大门上的名字很显眼。心里为鸟儿们感谢他们为这些城市里的小精灵提供了一个美好的家园。
  
  小学时读过巴金老先生的《鸟的天堂》,对里面群鸟云集的描写印象很深,虽然生活在大山里,鸟儿见过不少,可真还没目睹过那么多鸟在一起。没想到,亲眼看到“鸟的天堂”是在这高楼林立的小城里,但愿它们能在这里永远栖息下去,为看惯冰冷建筑的眼球增添些许色彩,也为行色匆匆的人们停下脚,找一个最好的理由。
  
  从麻雀的家回来,女儿对我说,她好想做一只麻雀,住在树上,又不热,还可以到处飞。我顿了下说,做麻雀真好(我不敢把前几年人们到处拿着枪打鸟的情形告诉她)。
  
  那晚女儿睡得特别香,破例没有在睡梦中都喊热,脸上还露出甜甜的笑,大概是梦见自己真的变成了麻雀。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