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思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章 小 兵 时间:2015-05-01 20:05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几乎是拽着秋的尾巴,偷得半日之闲,到乡下秋野中转了一圈。秋阳的朗照,让人有一种小阳春的感受。水枯山瘦了,我没有感到荒芜和颓废,反而觉得水更有韵味了,山更精神抖擞了,就连那条山村公路,也变得迷离起来,车来人往仿佛在演绎一个秋天里的传奇。
  
  秋天不再是秋收的专利。秋天赋予人的是更多的遐思。一个人走过了40多个春秋,当然,对秋的含义不仅仅是收获的膜拜了。一条人生的路,就如春夏秋冬的转换,峰回路转有相似之处,更有险峰在前头。能预料到了,就是遇到了险峰,自己也不觉得险峰之险了。记得是20年前吧,我因为工作不顺,来到一个临河而居的小山村。接纳我的是我的一位高中同学。这位名叫富生的同学,可惜他家并不富有。当时,他的学习成绩非常好,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后来,因为他家兄弟多的缘故,不得不辍学了。当时,他就在这条河中淘沙。夏天,舍不得穿上衣的这位同学,晒得皮肤发黑、结痂。我帮他淘沙,他与我说话。喜欢文学的他,说自己象沙子,虽然淘不出金来,但也能单独地成为属于自己个体的一粒,有意义地活着。他的话,让我从迷茫中走了出来。是的,作为一个个体的沙子,当然不能代表高楼大厦,但他却有自己独特的活法,这就叫本真。我记得离开他之后,在10多年后,我在九华山天台途中遇见过他。当时,我陪同一大帮全国来的行业报的记者攀爬天台峰。我的这位同学正挑着一担沙子,一步一头汗地缓缓地攀援着。偶然相见,我们彼此很欣喜。他杵下担子,问我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我一一说了。我问他,这样累吧?累,当然.习惯了,也就好了。许多职业你为什么不干,怎么从淘沙,干起了挑沙。我曾听说,他曾被选为村干部,但他觉得还是淘沙、挑沙实在。自己就是一粒朴实的沙子。
  
  秋天的九华山是最美的季节。山风习习,我穿了羊毛衫都觉得冷,他却袒胸露背地抹着汗,继续着他的攀援。许多我陪同的记者,举起相机对他前后左右一阵扫描。我虽然手中有相机,但我没有。他的形象已经定格在我心里。
  
  又是10年过去了,我虽然常常走这段路,但这段路中已经没有淘沙人了。我也没有遇到过这位淘沙、挑沙的同学。我知道他的家就在河的对岸的山脚下。秋阳之下,远远地看见,他的家由土墙草顶,变成了徽派的二屋小楼。不想去探询他的近况,人生的谜底象诗那样就好,内涵与大美,都在只可意会的意境中。就象这段路,还原了五溪山色的本来面貌,让人想起那位元朝皇帝图贴睦尔路过时写的那首诗:“昔年曾见九华图,为问江南有也无?今日五溪桥上望,画师犹自欠功夫。”听到的,不如亲眼看到的;亲眼一览无余了,也就余味无存了。存点念想在心间,活着,才有盼头。
  
  秋景能喂饱相机,甚至于能让相机消化不良。秋陌上,一只老牛吃饱了正在反刍;河埂傍,一丛狗尾巴正在迎着秋风摇曳;菜园里,一位老农正在荷锄翻挖着菜地;还有那被主人遗忘的悬在半空的丝瓜;还有变成篱笆的修竹,不要想着怎样去构图,只要你抬手随便一按,美景就定格在你的眼前,秋,就是这样的随便,这样的豪爽,如同一个朴实的山民,只懂得赠予,不懂得索取,就象我的那样同学,把自己当成一粒沙子。
  
  秋景再好,也不能迷恋。秋的乐章不应该是一千一百多年前的“自古逢秋悲寂寥”的老调,秋阳西下时,原野上镀金的辉煌,也许便是天地作合的产床。想到这些,一种叫温暖的东西,便渐渐填满胸腔。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