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张 蔚 霞 时间:2015-10-05 11:34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初夏。午后。独自的我。比拥有闲暇更为奢侈的是寂静。风定,云淡。唯有“滴———答”声的空间,静得如一面镜子:纯净、透明、易碎。仿佛雨后的天空,又如风暴来临之前的海。我有些害怕,害怕这一切会很快消逝。我甚至担心茶叶潜入杯水的声响,也会在这样的背景下,幻化成惊涛骇浪,将镜子打碎。我需要一首乐曲,最好是许嵩的《伤声》,舒缓、恬淡并略带忧伤,让我置身海边,披头,赤足,渐渐没入浩淼无际的水,随波逐浪,自在飘摇。
  
  我想做一棵水草,在午梦中沉醉或者冥想。
  
  钻进泥土般深厚的午后,圈一块地,恣意栽种。播种,浇水,捉虫,采摘。这一切,虽然是虚构,但收获的喜悦,一点也不空洞。纯粹的精神盛宴,原来可以与物质无关。起身在小笺上写几行字,以留下倏忽易逝的愉悦,但思绪总是打结,反反复复,只吐出萦绕于怀的几个字:一本书名,一个人名,抑或是一朵花的名字。那书,那人,那花,便构筑了我的精神庙宇,安放我久寝不眠的灵魂。竹密不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莫如庄子《秋水》中所言:“夔怜,怜蛇,蛇怜风,风怜目,目怜心。”有形之躯羡慕无形之风,明察外在的眼羡慕感知内在的心。相比于信笔涂鸦,醉心于文字,这乐音低徊的午后,也许更适合于静静地冥想。关于道法,关于自然。
  
  案头的滴水观音,它宽大而肥硕的叶片,让我联想起莲花和它的叶子来。除了叶子,相似的还有叶面上的水珠,圆滚滚的,如珍珠般晶莹亮泽,从早间一直悬坠在叶端。我把它视作观音指间洒落的圣水甘霖,能度苦厄,济苍生,因而总是期待那“滴———答”的一声响。我也观察到两处水滴的不同之处,那就是水珠滑落的方向截然相反。前者流过植物的心脏,将空气中的有害物质分离出来,从叶端滚落,归入脚下的泥土;后者将空气中水分凝成甘露,顺着叶脉回到叶子中央,成为荷叶的给养。一样的水,以不同的方式走完了各自的生命旅程。从一滴水到另一滴水,我仿佛看见了一次肉身的洗礼,灵魂的澡雪。那是明心见性,离苦得乐的水,是生命的精华。但不管是分离了苦难还是凝结了甘露,它的母体,这两种不同的叶子,若干年后都将走向同一归处,都将是一灰土或一粒尘埃。而这,才是生命的九九归一。
  
  风动帘开,光移影动。一束光,照进窗棂,将空气中的微尘放大,我看见长长的光束中,那些细小的尘粒,犹如一尾尾蹦跳的小鱼,在时光之河中游弋嬉戏。太阳落幕之后,将看不见那些欢快的身影,但我并不担心那些小生命的终结。那是些开在尘埃里的花朵,微小而卑贱,但其生命却与光同在。“我来过,我很乖”,再次想起这篇感动过无数世人的墓志铭。那个名叫佘艳的小女孩,八岁的光阴短暂得如“滴———答”之间,但她却诠释了生命的长度与深度。在没有光的暗夜,它是一柄剑,将爱与责任,将良知与本能,将情感与欲望等等一些纠缠不清的词义剖开,让活着的明白为什么而活,让爱着的明明白白地去爱。“我活过,我无憾”、“我爱过,我无悔”,由小女孩的故事而衍生的一系列短语,正被打磨成思想的鳞羽,向陷入苦难的人类播撒着智慧的光。每次看到类似的文字或言说,我的眼里总还是泛起泪光。或许就是这些微的光亮,让曾经远逝的精灵在冥想的天幕上重生,并翩然起舞。
  
  秒针的“滴———答”之声,伴随伤感的音符,在这个午后,缓缓流入冥想的河流。在浩渺的天际,我是一粒尘埃,在无垠的海边,我是一棵水草。我不知道我在冥想还是沉醉。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偶然的菊 下一篇:煤渣跑道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