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小山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何龙宁 时间:2013-11-27 16:41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我的家乡有一个小山塘,面积大约有二十亩左右。山塘的北岸是高耸的青山,远远望去,觉得大山好象张开臂膀把小山紧紧搂进怀里。在大山脚下,有一个很深远的山洞,叫做“犁嘴洞”,洞口仅容一人进去,进去之后越走越开阔,延绵十几里。父亲说,遇上战乱,乡亲们便常年累月都躲在洞里生活。洞口终日有潺潺的流水注入山塘。这水是从很深的地底冒出,清澈明亮。南岸是一条自东向西的小石道延绵而过,似一条蟒龙在水边嬉戏,那是我们家乡跟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山塘水草丰美,成群的水鸟在水面翻飞啄食,各种各样的鱼儿在水底嬉戏;八哥鸟在岸边的半山腰上吱吱喳喳叫个不停,藏在石缝里的蛤蚧也在太阳西斜时“啯啯”、“啯啯”地对唱着,这些声音奏成一曲优美豪放的大合唱,构成了家乡特有的一大景致。

    这小山塘自古以来就属于我们家乡所有,它供家乡人畜饮水,灌溉田地,过年过节,还供给乡亲们肥美的鲜鱼,恩泽祖祖辈辈。

    我十岁那年,要到山外的学校去念书,从山塘边走过,在盛夏的太阳照耀下,只见塘里波光闪闪,似乎是乡亲们期望的目光。父亲帮我挑着一只大木箱,走到塘边的树下歇了下来。我又热又渴,便涉水走进塘里,掬了几口水喝起来,只觉清凉无比。在喝水的当儿,父亲指着北边的山脚说:那是我们家乡的祖坟,你仔细看看,这大山环绕的山塘象不象一个墨砚?只要山塘不干涸,我们家乡的人就能读书。我听罢放眼望去,觉得这山塘确似一只静静躺着的墨砚,当时正有几只大白鹤带着几只嫩黄的小鹤在砚边“唧唧”地觅食。

    我于是若有所思地问父亲:“那你小时候读到第几册啊?”

    父亲听罢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读到第三册,读完第三册,读完第三册后又从第一册重读,第二次读完第三册后就不读了。”问及为何不到山外去读,父亲说,兵荒马乱的,那敢出去。有时在私垫里“咿咿呀呀”地读书,突然山上传来一声“岑吞树倒了”——这是当时的一个暗号,家乡的人在岑吞村的山上架上一棵高大的树木,一见日本人朝我们家乡方向开进,便放倒这棵大树,乡亲们望见树倒便赶紧疏散。

    父亲说到这里,泪水就止不住在眼里直打转,半晌,父亲望着波光闪闪的水面说:“现在山塘水草丰美,正是读书的大好年头啊I”

    我小时候虽对于关于山塘似的墨砚,山塘水不干涸家乡就出做学问的人的说法不太相信,但好象觉得读书也是很好玩的一种游戏,成绩也就一直在全校名列前茅。

    后来我考上了县里的重点中学,但那一年遇上了史无前例的旱灾,山塘突然干涸了。那一年家中颗粒无收,加之父亲劳累成疾,终日咳喘不止,家中的生活实在是无法维持下去,我只好打算忍痛辍学。那一天,父亲到车站接我,帮我挑着行李,路过山塘边,只见四周草木枯萎,塘底裂缝,几只小白鹤在塘边因觅不到食物而“吱吱”地呻吟着。父亲望着山塘,叹了一口气,道:“这年头,山塘底都裂缝了,墨砚没墨水那能读书”。

    可是回到家里,乡亲们闻讯便拥到我家,劝我重返学校,为了让我顺利地完成学业,乡亲们宁愿忍饥挨饿,也要给我送钱送米,没钱没米的人家,也抽空帮父亲料理家务,好让我安心学业。

    八十年代,家乡开始从山外拉回了电,办起了各种各样的加工厂,为了更好的与外边联系,镇里拔来了一笔款,修建了一条横跨山塘东西的大道,又用水泥把山洞的漏水道堵死,于是,白花花的水又从洞里“咕噜咕噜”地冒出来,山塘又涨满了水,村里的人畜饮水,田地灌溉等问题又都解决了。我大学毕业后,乡亲们又鼓励我说:“再读研究生吧。”我说,我这个水平能考吗?”父亲却气喘吁吁地说:“能考,现在山塘里涨满了水,定能考上I”

    在乡亲们的帮助和鼓励下,我终于考取了北京某高校的研究生,但劳累过度的父亲却在我入学前夕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入学那天,乡亲们敲锣打鼓给我送行,路过山塘边,阵阵的锣鼓声吓得塘边的十几只大白鹤“嗖嗖”地展翅飞向蓝天,乡亲们仰望蓝天,笑说,那十几只大白鹤就是我们村的大学生。我心里想,也许其中的一只就是我本人吧,没有这水草丰美的山塘,我能长出一双硬翅膀最终飞向蓝天吗?

    如今,父亲跟家乡的祖祖辈辈的先人一样永远长眠在山塘边。今夜朔风啸啸,我远在北京是多么想念父亲,想念父亲坟前的小山塘啊!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